词典 | 名言 | 作文 | 诗词 | 故事 | 百科 | 游戏 | 儿童
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名人名言>> 另类名言>> 谚语>>

带有讽刺性的谚语_一嘴两舌,两舌百话。

 

《带有讽刺性的谚语》

檀木当火棍,
绸缎当抹布。

除了母亲不认识别人,
除了院子不知道他处。

秽物揣在腰包,
还嫌别人肮脏。

牛的尾巴在短也有一庹,
羊的尾巴在长只有一卡。

有牙吃豌豆,
没牙别生气。

山羊头的价也是一两,
牦牛头的价也是一两。

昨日野羊跳跃的地方,
今日猪在跳跃。

小犊死时不落泪,
扒犊皮时装哭泣。

牧民养着六条狗来看护四条小牛。

少年虽长大,
骨髓还是血。

皮火筒没漏底,
头上帽却破顶。

老兄枉自疲劳,
狗腿枉自跑痛。

瞎子见到各种事,
聋子听到各种事。

不见尸体勿落泪。

去过卡曲,
路途不熟。

若打寺院狗,
会伤喇嘛心。

老牛不往上爬,
小牛不往下走。

苍蝇结束生命,
小鸟张开小嘴。

狗周游汉地。

不用故乡的染料,
去向他处讨赭石。

见肉就拿刀子,
见酥油就伸舌头。

跌倒在被脚踏,
荒年又遇闰月。

肉不肥,
还要高价。

舞蹈跳的不好,
舞衣价格却高。

饱者虽入睡,
饥者未难眠。

心儿变成黄金时,
身体却已成尸首。

称疛置身旁,
却在估量酥油。

从那言语举止,
得知没有知识。

小狮虽弱小,
本是狮子后嗣。

神殿无人管,
岩石涂白灰。

早生的耳朵,不如晚生的角。

叫人不要造罪的是喇嘛,
享用膘肥肉的也是喇嘛。

自已拉弓射箭,
却不知箭头飞往何处。

乞丐拿着饭袋挺胸膛,
国王享用皇庄饿扁肚。

海面虽平,
海底有鳖。

被水冲走时,
佯装在游泳。

水在渠里流淌,
龙王勿要嫉妒。

梯子高的要顶天,
房顶矮的要贴地。

山顶晒太阳,
越晒越发冷。

用黑石灰在洁白的雪山上绘画。

皓月当空,
点着油灯。

雄鹰在天空飞翔,
家鸡请不要干涉。

泉水只有一庹大,
鱼儿却有十八庹长。

家中放着乞丐,
向外发着布施。

在色拉寺供酥油灯,
向哲蚌寺夸功德。

要撒尿时,
才想起厕所。

印度行脚僧的丧服,
成为西藏兴佛的旗幡。

苍蝇看来灯是无量宫。

音调如此拙劣,
不要硬来演讲。

岩鼠为官管老鼠,
见到鼬时一齐逃。

吃食在门地,
鸣唱在拉萨。

拿着脖子去买绳。

外面的毒水往里灌,
里面的甘露往外泼。

仿效小姐的步太不成,
反丢自己的原来步态。

叫声悦美的画眉鸟,
在敌人面前象哑巴。

佛前显识字。

没有逮住鹿,
狗声满沟壑。

目不识丁的秘书。

白宗经常哭泣,
不必为之忌讳。

有了住宿,
就去试探女主人。

背着罪孽的小铁锅,
嘴里不停地念经咒。

佛爷不能自立,
却要引渡众生。

孩童在佛祖头上玩耍。

头上无毛发,
却要交发税。

尸体无头颅,
却作迁识法。

雪山狮子耀绿鬃,
到了平地象只狗。

男人的箭女人来射,
男人的话女人来说。

货物有毛驴来驮,
道路为何喊腰痛。

强壮如公山羊,
威风象雄狮子。

雀声虽悠扬,
身肉只有二两。

铺垫虎豹皮处,
羊皮请勿起尘。

不懂佛法的秃头僧,
是夫妻不和的罪魁祸首。

不懂修行之道,
放下鼗鼓舞蹈。

大的毛牛,
不一定拉大粪。

绸缎糌粑袋中,
装着酒糟糌粑。

红嘴乌鸦莫相讥,
彼此尖嘴一般红。

不用去那达隆,
被子底下就知。

没有见到雪山的人,
见了酥油弄坏了眼。

如果喇嘛能杀羊,
近侍当然能灌肠。

绕着柱子打屋梁。

虱子翻越山,
只在衣领外。

想吞他人财产,
要有铁的腮颊。

贤父的装钱包,
成了孽子的糌粑袋。

小时缠在腿上,
大了骑在头上。

对不合格的塔,
开设师承的光。

有毛的羊要交羊毛,
无毛的鱼要交鳞文。

老狗尾毛虽密,
只能暖其鼻子。

小老鼠真可爱,
长大后吃糌粑袋。

没用的命令折回国王门前,
没用的女儿回到父母门前。

贤父的粮食仓库,
孽子使其变成牛粪房。

人不敬你除夕,
你为何敬他初一。

用牦牛长毛作的绳子,
曳拉牦牛的尸首。

绕着岩石,
打兔耳光。

去年倒墙,
今年起尘。

今年的歌儿是新歌,
没有歌尾残缺不全。

目不识丁,
笔比箭长。

我们俩是好朋友,
轮到你来出汤盐。

水渐清澈,
鱼渐清晰。

每月初十杀一只山羊,
铜色吉祥山上都是羊尸。

野狼拱着身子走,
狐狸请勿来讥笑。

财物付出去,
舆论留下来。

干的辛辛苦苦,
无人敬献哈达。

真假混杂,
牛马连头。

耳朵不知头在烂。

鸟靠翅膀,
人靠嘴巴。

毛驴嘴里吐不出金子。

时机成熟,
蘑菇也会戳穿草地。

一个“古多”打不死百鸟。

虽然袈裟破旧,
经书照样朗读。

华而不实,
大头无脑。

根子若不砍断,
树株如何倒下。

眼中的“扎玛”,
肉中的刺儿。

未见拉萨厕所,
却说拉萨口语。

弄弯牦牛角,
难做牛鼻圈。

自己的财产说成牦牛,
别人的财产说成虱子。

尸体在土下,
言论在地上。

手上十个指头,
锯掉哪个都疼。

气的腹内着火,
鼻里不敢冒烟。

抬起只有一两重,
放下似有千斤重。

薄纸里包不住火,
沙步里盛不了水。

狗若逼上墙角,
不得不来咬人。

不是力大与牛斗,
只是逼得不得已。

没有不狡猾的狐狸,
没有不吃肉的老虎。

不见自己头上的虱子,
却见别人身上的虮子。

大丈夫若不能,
求他人是下策。

自己修造的桥,
至少自己能过。

虽然目不识丁,
却摆出大秘书的架子。

脚踢空中,
唯有膝痛。

朝北窗户,
莫求阳光。

不懂却要跳舞,
站着出尽洋相。

没有经教的上师,
没有嗅觉的狗。

丢掉麝香,
留下獐皮。

料被马吃,
怪罪于驴。

骑人家的马,
不如赶自己的驴。

白天是神,
黑夜是鬼。

马儿若是一样,
就请一样翻山。

一嘴两舌,
两舌百话。

天未黑,
先点灯。

红嘴鸦钻进乌鸦窝。

想吃而磨糌粑,
想走而买马匹。

狮子名声虽然大,
用处多的却是狗。

肉房虽然漆黑,
肉条却有数字。

十个指头,
没算不情的。

成了便是奶酪,
不成便是酸水。

姑娘愿哭,
母亲愿打。

玉和玉石交换,
马和毛驴交换。

小鱼虽有翅膀,
难以飞翔天空。

男儿格萨尔王虽能顶住舆论,
女人西江卓姆难以承受闲话。

再饿不会吃尘土,
再冷不会盖石板。

风了狗,
能背山,

跌倒之后,
又被脚踏。

嘴啃紧蚁骨。

无主尸体,
由狗享受。

一脚扎进一百个刺。

毛驴内脏,
可以上市。

茅草补柱子。

老狗逼急,
也会跳墙。

不仅杀了野牛,
还用牛尾作旗幡。

杀人所来索命价。

赞美上身,
污蔑下身。

噶钦趁收税之便,
罪人趁下地狱之便。

一马立功,
百马得料。

比狮子凶的野兽,
比骏马好的马匹。

不知自己如何抓糌粑团,
却管他人如何作酥油花。

阿爸忙着织氆氇,
阿妈只念三字咒。

砍掉头颅,
抚摸喉部。

乞丐丈量王库。

给驴讲经。

克麦村多有名气,
禾秸烧火真奇怪。

接受过许多灌顶,
没有接受过瓢灌顶。

佩带过许多冕旒,
没有佩带过荨麻冕旒。

朝是男人,暮是女人,
朝是公牛,暮是母牛。

若是肉,好吃,
若是骨,好扔。

老翁嘴中大话多,
老媪嘴中淫语多。

要吃面粥,
盐要适中。

寄希望于他人,
结果心被偷去。

寄希望于他人,
结果心被偷去。

白猎犬虽上山,
黑尾巴向右歪。

看人家的嘴,
失了自己浮酥。

未得任何好处,
却召开一身虱子。

虽不聪明得被风吹,
也不会愚笨得掉粪池。

见到青蛙时,
蝌蚪象佛爷。

虽有利于感冒,
但有害于鼻炎。

母牛生牛犊,
唯有追查公牛。

不要有人同住,
有那垫毯就行。

不要有人同吃,
有那腮颊就行。

男爱女,犹如草原上射箭,
女爱男,犹如石沉于大海。

不是想吃桃子,
而是想扔果子。

来自天空,
入到地里。

欲快而骑马,
反而折膝盖。

塑神不如请神。

人若不死,
总能相间。

自己的屁股不能挨茅草,
却用棍子去打他人屁股。

想要母亲给的零食,
不要母亲给的毛纺工具。

不听他人规劝者,
就是萨惹桑杰旺姆。

喜好吃喝,
逃避工作。

下棋的人狡猾,
姑娘更狡猾。

鹦哥念经。

派去,不愿走,
留下,坐不住。

彼砍元根叶,
此砍元根根。

小鸟能对付虫子。


您可能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
收藏网站 | 使用帮助 | 网站说明 | 版权说明 | 建议留言 | 联系我们